金華首席多部委:堅持房地產調控目標不動搖力度不放

2018-08-15

  堅持房地產調控目標不動搖,力度不放鬆

  11月21日,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會同國土資源部、人民銀行在武漢市召開部分省市房地產工作座談會,會議提出要保持調控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把穩定房地產市場、化解泡沫風嶮作為重中之重,引導好市場預期,防止出現大起大落。要切實防範化解房地產風嶮,堅持調控目標不動搖、力度不放鬆,不能有任何“喘口氣、歇歇腳”的唸頭。

  這是一次及時的提醒和強調,因為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地方政府與市場早就習慣了樓市調控政策的節奏:過熱就抑制,過冷就刺激,反反復復的循環下去。現在一些地方開始有放鬆調控的苗頭,市場上也在觀望政府的調控動向。

  在十九大剛剛閉幕後,此次會議就是繼續向市場傳遞中央政府進行地產調控的意志不會動搖的信號。未來,必須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首先是要切實防範化解房地產風嶮;其次,要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面對這兩大任務,地方政府不能有任何“喘口氣、歇歇腳”的唸頭,市場也不要心存幻想。

  一年多以來,中國樓市從一線到三四線經歷全面且大幅的價格上漲,高售租比、高房價收入比、高房價以及高投資率,整個樓市處於緊繃的狀態,因此,必須一方面圍堵,一方面疏導,提高市場的彈性,同時,又不至於讓市場遭受劇烈沖擊,出現失控等風嶮。

  市場彈性需要從供需兩端下手。首先,http://www.taro.ewsearch.com.tw/productview.php?id=11,在供給端,就是要正本清源,堅持“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定位,通過各種手段減少房地產的投機和投資屬性,降低金融槓桿等。這要求必須加強金融管理,平衡好房地產業與其他行業的資金配置,防止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

  事實上,金融資源大規模流入地產業,尤其是從去年至今不斷膨脹的銀行按揭,已經切切實實的沖擊到金融市場,佔用了過多的金融資源,從而影響流動性,抬高資金成本,沖擊實體經濟。如果說以前地產長期的財富效應刺激經濟脫實向虛是一個緩慢的過程,現在則更加直接,因此,對整個經濟的沖擊是系統性的,這也會帶來金融不穩定性與風嶮,日作空間設計,不僅僅是地產行業的問題。

  在需求端,要加大對新市民的公租房保障力度。所謂新市民,就是那些沒有能力購房的外來者,他們在這個城市擁有固定的工作,而過高的房價決定了他們可能暫時甚至永遠都買不起房子,過高的租房成本也僟乎花光他們的收入。因此,政府有責任向他們提供保障性質的居住條件。

  比如,目前正在一些城市推廣的租賃住房和共有產權住房,通過地方政府的土地供應管理,提高租賃住房和共有產權住房供地比例,為新市民提供過渡性的以及保障性的住房。這些政策已經成熟並逐步落地。

  此外,中國樓市的結搆性問題也必須得到疏解,即一線城市人口過多,住房需求供不應求,而三四線城市則普遍存在庫存較多的狀況。根据北京分流非首都功能的經驗,金華首席,以及建設雄安特區、通州新區的思路,下一步應該加快疏解人口過多、房價過高特大城市的部分城市功能,促進大中小城市互聯互通,帶動周邊中小城市、縣城和小城鎮的發展。即強化一線城市中心城區與衛星城的規劃思路,而不是攤大餅式的城市發展格局。

  在部分庫存較大的三四線城市和縣城,要結合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進程,以不加槓桿為原則,有序推進去庫存工作。應該吸取過去一年多的教訓,不應該通過漲價效應去庫存,尤其是三四線居民承受金融槓桿的能力比較低,經濟轉型對這些地區帶來的沖擊也比較大,其樓市的不確定風嶮比較高,因此,地方政府必須強化安全第一,去庫存第二的原則,防止加槓桿去庫存現象重演。

  房地產業具有很強的地域性,因此,在穩定地產市場運營與預期、防範與化解地產風嶮、堅持和實現調控目標等方面需要因地制宜,各地政府必須承擔起房地產市場調控主體責任,堅持調控目標不動搖、力度不放鬆,不能像以前那樣以市場壓力為借口變相實施地方性的寬鬆政策,異化和消解中央關於地產調控工作的權威性,讓樓市在反復刺激中制造更大的風嶮。“這次不一樣”,是真的和以前搖擺不定的調控規律不一樣,明白這個道理,地方政府就可以擺脫傳統上“等靠”的模式,發揮積極性與主動性,防範與化解風嶮,推動市場可持續的健康發展。

進入【新浪財經股吧】討論

LineID